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传说水浒

第三只眼看水浒

 
 
 

日志

 
 
关于我

新水浒第一人,中国文艺家协会山东省分会常务副主席, 山东水浒研究学会副会长。《齐鲁晚报》专栏作家 曾与老纪、李毅主持山东卫视《闲话水浒》 著有《第三只眼睛读水浒》《第三只眼睛看水浒》 。2013年度感动齐鲁十大新闻人物、中国十大精英博主。 QQ:285086584 邮箱:lclu2005@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草根的文学评论梦  

2014-04-08 14:01:43|  分类: 齐鲁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草根的文学评论梦 - 刘传录 - 新水浒第一人 

            (泰山晚报2013年3月31日B03版)

非大学教授非知名人士,他说他是“草根”,就凭借对民族文化的忧虑之心和振兴齐鲁文化的决心,痴心研究《水浒传》三十余载,另辟蹊径,用有别于任何旁人的“第三只眼”“读”和“看”《水浒传》,将水浒英雄写活、写实、写得有立体感。这种用另类方式和观点解读《水浒传》的《第三只眼看水浒》成为第七届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的佼佼者,短时间内吸引众多学者和媒体的关注。他就是泰安的刘传录,粥店街道办事处的一名普通宣传人员。

 

从乡村教师到新水浒第一人靠的就是赤子之心

 

在文艺评论界,《第三只眼看水浒》是个奇迹,而刘传录却经历普通。1998年在良庄镇负责新闻宣传工作,2008年到粥店街道办事处工作,一直工作到现在。白天忙忙碌碌的宣传工作,一到晚上才属于刘传录独立思考和撰写评论的时间。

 

“其实,我与《水浒传》结缘,当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据刘传录讲述,8岁那年他到外祖父家上学,由于方言不通,他被迫孤独。外祖父家有三本线装本的《水浒全传》,因一次机缘偶然得之。虽然尚未认识千字的刘传录不能完全看懂,但他爱看里面的热闹。当时懵懂的他把宋江当成一位盖世英雄来崇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翻阅《水浒全传》的次数增多,刘传录对宋江的感情悄悄发生逆转。“我越来越觉得宋江是个阴谋家。”刘传录思考多了,对水浒的故事就有很多个人见解。

 

上个世纪80年代,读完本科的刘传录到良庄八中当起了语文教师,这一干就是十几年。“那时候,学生们很爱听我讲《水浒传》、讲《红楼梦》,无意间讲到破题,就是抓住一个人物微小的一点看他的全部。”刘传录说,因为讲得有意思,学生爱听,他从此就对《水浒传》的解读乐此不疲。

 

而真正操刀评水浒,还是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的。2009年出版第一本对水浒的解读,即《第三只眼睛读水浒》,随后又陆续出版《第三只眼看水浒》、《刘传录趣评水浒》等作品。因其观点独到、论点犀利,填补了《水浒传》研究的空白,刘传录随之名声大噪。随后,又因其提出的水浒传中的重要理论天罡地煞理论,在水浒学界和水浒圈引起了高度关注,被业内人士称为“新水浒第一人”。

 

染指《红楼梦》却成就于《水浒传》他说这是宿命

 

“怎么理解用‘第三只眼’看水浒?即换一个角度,用今天的眼光看过去水浒的故事,叫和谐水浒。”这是刘传录对《水浒传》研究的出彩之处。

 

世人所不知的是刘传录的评论最早从《红楼梦》开始,虽然他的红楼梦新视点文章《林黛玉因一首诗败给了薛宝钗》在国家核心教育期刊《满分阅读·高中版》2012年第一期发表,成为高中生阅读的指导性文章。但他认为红学研究很难得到突破。

 

在评论界有一个共识,由于对名著不同角度的解读颇多,许多文化学者对之乐此不疲,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解读名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解读过的人太多了,涉及到的角度也多,要言人所未言且谈出新意来,确实不容易。”刘传录坦言。

 

民间解读水浒的版本特别多,而刘传录成功之处在于走的是“调侃水浒”的路子。“别人一说起林冲就提到他的悲剧,一说起武松就提到他的打虎故事,一提到宋江就为他最后的招安而惋惜,这样的套路让水浒走进了死胡同。”刘传录说,他的评论方法没什么特别之处,老百姓怎么看待水浒英雄的,他就用什么法子去理解。

 

以往别人对名著的解读不是太死板就是理论性太重,而刘传录评水浒却是在讲故事背后的故事。“小事情往往反映大道理,小行为往往折射一个人物的大性格,抓住人物的一方面再进行有意思地调侃,百姓愿意听愿意读,也容易接受,名著的趣味性和人文性就做到了。”刘传录说,因为爱水浒从而取得这么多荣誉,因为这么多收获,他更把水浒当成精神食粮。“这就是宿命,我与《水浒传》的缘分。”刘传录说。

 

水浒文化是和谐文化它与中国梦有紧密联系

 

中国快餐文化日益猖獗,让人不想思考,不愿意接触传统文化,让刘传录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未来甚为忧虑。“很多人颇为浮躁,很难静下心来细细品读书籍,这种损失对现代人的影响很大。名著的精华难以吸取,民族信仰的根也就缺失了。”对民族文化的忧虑让刘传录常常夜不能寐,让他不自觉地思考很多问题。

 

“中国人要有信仰,这信仰要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去找。齐鲁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理应成为国人的信仰之一。”刘传录说,齐鲁文化主要以庙堂文化(儒家文化)为正宗,而把水浒文化列为江湖文化。由于长期对水浒文化的不正确解读,让人认为水浒文化是一种造反文化。

 

“水浒文化所歌颂的是人人平等,追求太平,为国效力,如此说来水浒文化本质是和谐文化,这与当前的中国梦是不谋而合的。”刘传录说,希望通过对水浒的另类解读来给国人树立信仰标杆。

 

为了民族的信仰,刘传录用水浒来宣讲自己的“大志”。梁山聚义,唱罢一曲雄伟壮阔的水浒故事,之所以能够达到兴盛的巅峰,就在于信仰的重要凝聚力。宋朝物质丰裕,人们生活悠闲,但缺乏一种凝聚宋朝人的精神信仰。而宋江却用“天罡地煞”的理论信仰把自己打造称星主,占据舆论至高点,以此来统领一百单八将,创造了水浒世界的昌盛。而随着公孙胜的离去,“天罡地煞”的理论遭瓦解,没有信仰的军队丧失了战斗力,落得个一败涂地。

 

“汉文化要昌盛,中华民族的信仰不能缺失,有了我们根深蒂固的信仰,中华民族才能有战无不克的凝聚力。”刘传录告诉记者,除了不断攀高的GDP,文人要做的就是要关注文化凝聚力。汉文化作为我国的中心文化,如何具有持久的吸引力?刘传录回答说:“是时候将齐鲁文化,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发扬光大了。我用这种大众化喜闻乐见的调侃解读水浒的方式让更多的国人接受齐鲁文化。”

 

 

    刘传录的作品《第三只眼看水浒》填补我市一项空白

本报讯(记者刘培俊)近日,第七届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评选结果出炉,全省共有53项成果获此殊荣,我市“新水浒第一人”刘传录凭借其《第三只眼看水浒》,成功入选并最终获奖。据了解,这是自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设立以来,我市第一次获此殊荣。

“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是《山东省实施<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鲁办发[2007]7号)规定的省级文艺奖,是全省文艺评论最高专项奖。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每三年评选一次。此次获奖入选成果立足现实文艺发展,弘扬时代主旋律,整体上思想更加深刻,涉及门类更加齐全,观察视角更加独特,研究方法更加多样,质量显著提高,代表了三年来山东文艺评论的最高水平。

记者从获奖名单中看到,53项成果中有24件作家作品,其他被省内各重点高校分享,山东大学8项,山师大7项,中国海洋大学2项,济南大学2项,聊城大学2项,还有7所大学一项。在此次的评选中,全省17个地市,7个地市空白,而我市的刘传录凭借其研究水浒的最新成果《第三只眼看水浒》入围并最终夺奖,填补了我市此奖为零的空白。

 

 

相关链接>>>
《刘传录趣品水浒》即将出版

本报讯(记者刘培俊)林冲信奉爱情至上,武松是招安的第一号召人也是第一个反对者,李逵用“打人者有理”的理论歌颂强者,如此抓住某一特点(或关键词)而评述人物的“另类”手法,在今年4月份即将出版发行的《刘传录趣品水浒》中不胜枚举。

有人说,刘传录是个怪才。怪就怪在他对《水浒传》的解读不走寻常路。大家读水浒,往往看到了林冲的悲剧,为此而纷纷指责黑暗的社会如何戕害有才之人。而刘传录则专注于林冲的爱情。“林冲和妻子的爱情可以说是古代爱情的典范,这份爱情对林冲的命运有决定性的作用,不论是逼上梁山还是落发为僧的结局,爱情是林冲人物的重要内容,懂得这爱情就可知林冲的全部。”刘传录告诉记者,类似的还有武松、李逵等典型人物。

武松是《水浒传》中第一位打算以招安作为出路的人,而当招安即将实现,武松又成为第一个反对招安的人。抓住“招安”这一关键词,就可以看出武松是一个多性格的矛盾统一体。“李逵的关键词是‘梦想’。”刘传录说,李逵当了一回县官,审了一个案子,当一个打人者和骂人者对簿公堂的时候,李逵的判决是骂人者挨几十大板子。“他的理论是打人者有理,歌颂强者。以此说出梁山和当时社会的差别,山下重文抑武,山上重武抑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3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