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传说水浒

第三只眼看水浒

 
 
 

日志

 
 
关于我

新水浒第一人,中国文艺家协会山东省分会常务副主席, 山东水浒研究学会副会长。《齐鲁晚报》专栏作家 曾与老纪、李毅主持山东卫视《闲话水浒》 著有《第三只眼睛读水浒》《第三只眼睛看水浒》 。2013年度感动齐鲁十大新闻人物、中国十大精英博主。 QQ:285086584 邮箱:lclu2005@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游徂徕山记  

2010-08-05 10:06:59|  分类: 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徂徕山记

                                                                                                                     【清】赵国麟


徂徕列泰山前,犹老人几泰山,坐而平之,尚伛其背,若将俯焉。以故藐徂徕者殊众,然松、径、竹、溪,名籍甚典册中,心窃疑其必有异。每欲邀同人游,荏苒几十五年不克遂。


康熙癸巳九月,徂徕道者邱师,以木瓜三枚馈,大倍常品,色深黄幽馥。内蕴问所由产,曰:“树生礤石峪石罅中,岁可得数十枚。予曰:异哉。因与邱师约,二十二日丙寅,同内兄黄子征野、门人张子汉、张金子,与参往游焉。


行三十里,小顿于团瓢。至汶河,沙平水浅,一望无际。隔岸诸峰,翠黛扑人眉宇。渡河数百武,道旁丰碑大书:宋太子中允徂徕石先生神道,乃太史宋绎田先生所建者。


缘山西行数里,一峰□岈崒嵂,势欲飞坠。邱曰:此攒石崮也。竹溪六逸堂在其下。又数里,山隈丛林森郁,殿宇廊舍,若人冠巾帻,杂立其中。邱曰:此四禅寺也。又十余里至茅茨,薄暮矣。山巅野烧明灭如云月隐现。邱指半山绀碧相间,若树若石者,曰:其中为十六峪。转而东行五、六里,至山阳高子静远家,叩门登堂,菊英绕屋,亭轩甚幽。主人篝灯放酒,纵谈徂徕之胜,以二圣宫、礤石峪为最。


廿三日,饭于高子孟兄希程家,高子昆仲具肴榼,以葫芦盛酒,使小奚肩之。出村未半里,东北一峰,郁确止,锐张左右翼,中权奋勇争先,渴骥奔猊,势不可犯。峰前去巅不数咫,殿阁皆露鸱吻,苍松与石色相乱。高子曰:土人名此峰为三岭崮。其东北为礤石峪,其西北为二圣宫,请先从西北入。予曰:诺。甫入山道,上怪石星罗棋布,支麓起伏,皆作峰峦回环映带,步移形换。沿溪行里许,西北一山,端严静正,三泉出山趾,汇而为池,清鉴毛发。渡大溪北望诸山,层峦叠嶂、相争相让。而出其最高者为太平顶。其西为桃花峪,其南为毛老谷。又循小溪而北,依山为阁。阁上两像并坐,东为老子,西为孔子,此二圣宫所由名也。由阁东拾级而上,为三清殿。其中贫乐岩,为元人鹿茂之隐居处,鹿以儒隐於黄冠。杜仁杰撰铭碑,残剥不可读。由贫乐岩转而北,为演易斋,大刻篆书三字于石。稍南,草堂三楹为希程读书小斋。启西窗,千岩万壑奔窗下,夕阳绘彩,众山皆紫。希程又引穿竹攀崖而上,有大石方广数丈,如岸碛投地。南向为洞,俯而入中,可坐五、六人。希程请提题名,予颜曰:箪瓢。所以继隐士之志也。希程设酒脯小酌,问礤石峪于道者,曰:踰东岭可十余里,骑不得上,由前山途颇坦,殊远。因亟命仆同邱师持襥被驱其出,期见星而去。


予与征野等各持藜杖,倩山中樵子作向导。登东山,樵子指道中狼痕,大寸许,同人皆有戒心。转而南,忽见一峰,突兀傲岸,迎面而出,即之甚迩,似乘堙相窥者。樵子曰:此三岭崮背面也。踰岭望之,欲在天际,其东岭如人、如兽、如列几筵、如陈簠簋、如建幢、如树帜,肖形赋物,不一而足。东行至一岭,石皆蛙形,俯仰向背,跳跃聚散,大小数百头。下岭北行至风门口,曛黑无所见。忽闻群狼嗥鸣,悲惨激烈,巅发上指。樵子大声疾呼,同人叱咤。继之,响震岩壑。过风门口,东下,又听犬声四起,与人声、狼声咿哑叫,啸嘈喧豗,山鸣谷应。樵子曰:将至矣。稍前,人声渐近,道童来迎。予左手拍道童肩,右手扶藜杖,行落叶中,索索有声。屐滑将仆者数,下视涧中,树石嵖岈,虎豹蹲踞,虬龙怒拏,罗刹变相,倏忽万端,其下险不可测。


将下岭,树中火光熠熠,道人持燎相迎。从树下渡溪到院中,惝恍梦幻,似非从人间来也。炼师解纯一,邹平人,深情古貌,少习黄石家。言山中蔬果饭客,言开山于仙尸解事,娓娓可听。久之,邱师来,秉烛引同人从屋后缘古藤,梯石而上。松竹树丛生石中,石巅倚崖为茅屋。屋东上为纯阳阁,阁东南上又为玉帝阁,阁前砌石为栏。火光中见诸树杪尽出阁下。阁东曲室,解师丹榻也。予曰:今晚当借蒲团一片地矣。就寝梦中,犹陟危峰,不得上,数警觉。残月入窗,狼声远来,枕上凄清欲绝。披衣起坐,视窗外月光渐白,昧爽启户。阅昨夜诸境,恍如隔世事。所寝曲室在悬崖绝壁之上,古柏之巅,乃知身卧鹤巢猿穴中也。从院中遥望贵人峰,孤秀刺天,上下如削。出门外由圃东上岭,游陈抟酣睡处。下岭到涧中,老树怪石触目,皆东坡蓝本。登南山小普陀岩,正拱贵人峰。下岩过小涧,登西山,山中田父携鸡、酒来,助道人供客,同人游兴愈豪。饭后,登纯阳阁,转而西观于仙葬衣冠处。下大小石梁,选大石倚崖,环坐四望,峪中旷如奥如。兼擅其胜,浮大白,话山中鸡犬桑麻,大类桃源。人说避秦事,不复知外间有魏晋。同人皆神怡心旷,乐而忘返。


解曰:立夏三日,则樱桃熟,赤珠映日,火齐万树,百鸟飞鸣,声中箫管。坐盘石,餐丹砂,吸寒露,沁入心脾。尔时先生肯来游乎?予曰:来。解曰:深秋岩壑尽变,枫林霞烘,云染丹朱,万状猩血,浸入袍袖,眩目醉心,尔时先生肯来游乎?予曰:来。解曰:峪东为光化寺,又东为大悲庵,西北为中军幛,又西为紫源池,皆徂徕幽境也,先生肯遍游乎?予曰:总俟樱桃红叶时,当办几量屐,踏尽徂徕万壑云耳。


时日以暮。希程、静远同田父俱去,予于诸子复留山中。晚登西岭,寻来时路,问诸峰名于解师,为作游记张本。


廿五日,辞解师出山,过遥瞻门,渡隔尘桥,行两山间,奇石络绎,令人应接不暇。将出谷山,西偏一山,自巅及趾,如羊数千头,立者、卧者、跪者、触者、啮者、乳者、舐者、负者、奔者、登者、坠者,大者如羝,小者如羔。予谓征野曰:此君家初平饬余之石也。稍南,为女智崮,转西行二、三里至天保庄,遂乘骑经三岭崮前麓,山川映发,标新领异,无一来时旧境。


廿六日别高氏昆仲,一路望徂徕诸峰,如逢故人矣。


泰山岩岩,藏万仞之石,而不以石显。徂徕峨峨,分泰山一支,而遂以石著。此泰山与徂徕之分,即大圣大贤与贤人之分也。低徊不忍去者久之,归而为之记。


康熙癸巳九月(公元1714年)

【译文】

徂徕山站列在泰山前面,好象一位老者依偎着泰山,坐而且靠着它,还弯曲着它的背,好象将要俯卧。因此看不起徂徕山的人很多,然而松树、山道、竹子、溪谷在典册中记载很多,我私下怀疑必有奇处。多次要结伴同游,时间渐渐流失,几乎十五年不能遂愿。


清康熙52年(公元1714年),徂徕山贵人峰隐仙观的道士邱师用木瓜三枚赠送,大于平常的一倍,品色深黄,香气幽幽。妻子含蓄地问从何处产?我说:“此树生长在茶石峪的石缝中,一年可得数十枚。”妻随说:“奇异啊。”因此与邱师约定,二十二日一早与内弟黄子征及没文化的大户张子汉、张金子,一块前往游览。行走三十里,到团瓢稍停顿休息。至汶河,沙平水浅,一望无际,对岸诸峰,苍翠黛绿扑面而来。过河数百步,路旁葬有宋人石介的墓。石碑上写“宋太子中允徂徕石先生”,由太史宋绎田(宋焘,泰安人,明万历年间进士)先生所建(书)。


沿山西行数里,深谷内一峰高耸险峻,山势像要飘飞坠落,邱师说此山为攒石崮,其下有竹溪六逸堂。又行数里,山弯处丛树茂密,殿宇、廊舍好象人的帽子、头巾,杂乱地立在树林之中。邱师说此地为四禅寺。又走十余里到达茅茨,天刚黑。山顶的野火忽明忽暗,象云中月一样时隐时现,邱师指着半山腰深红大绿相间好象树又象石的地方说,其内为十六峪。然后东行五六里,来到山阳高静远家。敲开门进入正房,菊花绕屋,亭轩十分幽静。主人点起灯笼,开怀畅饮,纵谈徂徕之胜,以二圣宫、茶石峪为最佳。


廿三日,在高静远大哥高希程家吃饭,高家兄弟准备了酒食,用葫芦盛酒,派小家仆担着。出村不到半里,东北一山峰苍郁固立,迅速张开左右翅膀,中间的奋勇争先,象干渴寻水的马、奔跑的雄狮,势不可犯。山峰前面离山顶不数尺,殿阁都露出鹰嘴形檐头,苍松与岩石颜色交错。高说当地人称此峰为三岭崮。其东北为茶石峪,其西北为二圣宫,我们先去西北。我说好。刚进入山道,山上怪石星罗棋布,沟谷起伏峰峦倒影,移步换景。沿着溪流前行里许,西北又一山,端严静正,山脚下三股泉水汇于一池,清透可照见毛发。渡过大溪,北望众山,层峦叠嶂,争前让后,重叠不齐,而出其最高者为太平顶。其西为桃花峪,其南为毛老谷。又循小溪而北,依山建造了阁子。阁上两像并坐,东为老子,西为孔子,这就是二圣宫名字的由来。沿阁东石阶而上,为三清殿。其中贫乐岩,为元人鹿茂之隐居处,鹿茂之以儒家身份隐居在道观。杜仁杰撰写的碑铭已残破剥破不能读。由贫乐岩转而北为演易斋,刻篆体书写的三个大字在岩石上。稍南,草堂三楹为希程读书小斋。打开西窗,千岩万壑奔赴窗下,夕阳绘彩,众山皆紫。在希程的引导下,穿过竹林攀崖而上,有一大石方高数丈,犹如沿着大沙砾堆跳到平地。南向为洞,可坐五六人。希程设下酒肉在此小饮,向路人打听去茶石峪的道路,得知翻过东山可有十多里路,但马不能行走,从山前走道路相当平坦,特别远。因此赶快命仆人和邱师拿着用包袱包裹的被子,骑马出山。相约在看到星星时相会。


我与黄子征、张子汉、张金子等各人拿着藜杆手杖,请山中打柴人为我们做向导。登上东山,打柴人指着道中狼走过的痕迹,大约一寸宽,我们都起了防备之心。转而南忽见一峰,突挺高大而上平,迎面而出,靠的很近,好象站在土山上窥视的人,打柴人说,此乃三岭崮的背面。过岭望去,象在天际,其东岭如人、如兽,好象摆列的几案宴席、象陈设的盛饭用具、象刻着佛语的石柱、象竖起的旗帜、象形写物,不一一列举就够了。东行至一岭,石皆蛙形,俯仰向背,跳跃聚散,大小数百头。下岭北行至风门口,黄昏光暗无所见。忽然听到群狼的大叫声,悲惨激烈,头发都直立起来。打柴人大声呼叫,同行的人也怒声吆喝,接着,响震岩壑。过风门口,东下,又听犬声四起,与人声、狼声咿哑叫,啸闹嘈杂,喧嚷轰鸣,山鸣谷应。打柴人说快到了,稍前行,人声渐近,道童来迎。我左手拍着道童的肩,右手拄着藜杖,行进在落叶中,嗦嗦有声。有好几次鞋滑将要摔倒。下观山涧,树木岩石参差不齐,犹如虎豹蹲踞,虬龙飞舞,恶鬼变相,瞬间万变,险不可测。


将要下岭,树中火光熠熠,道人手持火把相迎。从树下渡溪到院中,迷迷糊糊梦幻一般。好象不是从人间走来。隐仙观的主持道士,一邹平人,深情古貌,从年少起学习道家黄老之术。说山中蔬菜瓜果待客,讲开山师祖于仙主讲道之事,娓娓可听。好长时间,邱师来,手持蜡烛引导同人从屋后顺着古藤,沿石阶而上。松竹树丛生石中,在石峰顶端,依偎着岩石建一茅屋。屋东上为纯阳阁,阁东南上又为玉帝阁,阁前砌石为栏。火光中见所有树梢均在阁下。阁东曲室内有解纯道师窄而低的床。我说,今晚借蒲团一片地矣。睡梦中,就像攀登高峰,上不去,多次觉醒。残月入窗,狼声远来,枕上凄凉清冷得厉害。披衣起坐,见窗外月光渐白,黎明时打开窗户,经历了昨宿各种境况,迷迷糊糊象隔了一个世界的事。所寝曲室在悬崖绝壁之上,古柏之巅,方知身卧鹤巢猿穴之中。从院中遥望贵人峰,孤秀刺天,上下如削。出门外由圃东上岭,游陈抟酣睡处。下岭到涧中,老树怪石触目,都是苏东坡赋文写诗的根据。南山小普陀岩,正朝着贵人峰。下岩过小涧,登西山,山中年老的农夫带来鸡和酒,以帮道人待客,同行众人游兴更高。饭后,登纯阳阁,转而西观于仙葬衣冠处。下大小石梁,选大石倚崖,环坐四望,山谷中空旷奥秘。兼着观览它专有的优美,饮满大杯酒,话山中鸡犬桑麻,十分类似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桃花源。桃花源中的人为逃避秦朝暴政来此,不再知道外世间有魏晋等朝代变替。同人皆神怡心旷,乐而忘返。


道士解纯说:立夏三日,则樱桃熟,赤珠映日,火齐万树,百鸟飞鸣声音中有箫管鸣奏之声。坐盘石,餐丹砂,吸寒露,沁入心脾。到那时先生肯来游乎?我说来。解纯说:深秋岩壑尽变,枫林霞披,云染丹朱,万物染为腥红。浸入袍袖,眩目醉心,到那时先生肯来游乎?我说来。解纯说:峪东为光华寺,又东为大悲庵,西北为中军帐,又西为紫源池,皆徂徕幽境也,先生肯遍游乎?我说:一并等到樱桃红叶时,置办茶几箪食,量做木鞋,踏遍徂徕山的万千谷壑。


天已将黑。希程、静远同田父都已离去,我与开始同游的人再次留在山中,晚登西岭,寻找来时的路,向解师寻问各个山峰的名称,为写作游记做准备。


廿五日,辞别解纯师傅出山,过遥瞻门,渡隔尘桥,行两山间,奇石络绎,令人应接不暇。将出谷口,西偏一山,自山顶至坡脚如羊数千只,立者、卧者、跪者、触者、啮者、砥者、奔者、坠者,大的象公羊,小的象羊羔。我对黄子征他们说:“此君家初平饬余之石也。”稍南为女智崮,转西行二三里至天宝庄,遂乘骑经三岭崮前麓,山川映发,标新领异,无一来时旧境。廿六日告别高家兄弟,一路观看徂徕诸峰,如故人重逢。


泰山高峻,隐藏着万仞之石,而不凭岩石出名。徂徕山高高,分为泰山一支,便凭岩石出名。这就是泰山与徂徕山的区别,是大圣贤与一般圣人的不同。低头徘徊舍不得离去好长时间,归来为它作记。


【写作背景】

   本文为作者进士及第(1709年)后,在泰安青岩义社讲学期间初次游览徂徕山的游记。写作该文时,作者年方42岁。文章表达了作者对于家乡的热爱,对自然山水的留恋。当时同行的共五人:邱道士,大舅哥黄征野,门人张子汉、张金子;第二天,山阳的高静远、高希程兄弟又一同陪游。此次游历,前后历时五天。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